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新見旅順博物館藏吐魯番道經敘錄

发布日期:2020-08-28 原文刊于:

新見旅順博物館藏吐魯番道經敘*

 

 

 

道教作中国本土宗教,其发展與传播的历史,向来备受学者关注。随着敦煌吐鲁番地区出土文獻不断刊布,中古时期該地区的道教传播问题,也日益得到重视。吐鲁番地区出土的道經,主要分藏于德国国家图书馆、日本龍谷大學、日本书道博物馆、旅順博物館及新疆等地。其中德藏文書、日本龍谷大學藏大谷文書和日本书道博物馆藏文書,近年来都已陆续刊布,并有中国学者編的總目以供大家索引,甚是方便[1]。大淵忍爾與王卡二位先生在整理敦煌道經時,也曾對部分吐魯番道經進行過考訂[2]。榮新江、雷聞二位先生對唐代西州的道觀、道教活動進行過全面探討,對唐代西州道教的傳播提出了許多有價值的看法,並兼及部分重要道經殘片[3]。郜同麟先生近來也對部分吐魯番道經殘卷再做辨析[4]。但相較于敦煌地區道教研究的豐富,吐魯番地區道教的相關討論則受限于材料,而未能完全展開。

2015年迄今,笔者参加了旅順博物館藏新疆出土汉文文獻的整理工作,新比定出了不少道經。旅博藏吐鲁番文書與大谷文書同一批材料,均属当年大谷梯^斩釉谕侣撤等地所得。此前日本学者已对这批文書中的部分道經殘片做过整理[5],但受限于當時的條件,仍有許多道經殘片未能公布。據筆者的統計,目前吐魯番出土的道經中,旅博藏品的數量居于首位[6]。不過由于這批材料都是在遺址廢墟中挖掘所得,其保存形態基本以碎片主,在辨认和性质的判定上,仍有进一步探讨的空间。現将这批袖淃的旅順博物館藏吐鲁番道經叙如下[7]

 

與敦煌道經相似,吐魯番道經也以靈寶經的數量居多,這大概也是唐代道經流傳的基本狀況。其中,被視古靈寶經首經的《元始五老赤書玉篇真文天書經》(簡稱《赤書真文》)約出于東晉,《正統道藏》(簡稱《道藏》)全文收,敦煌道經有S.5733Дx.1893兩件寫本,均不全。此前所知吐魯番道經只有LM20-1453-18-05Ot.8116r兩件,均出于吐峪溝,同一寫經,但無法直接綴合[8]。袖淃旅博所藏吐鲁番道經中有5件亦屬此經。其中LM20-1496-08-05僅存2行,該經闡述“地發二十四應”之第十三、十四,楷書精美,並有烏絲欄,錄文如下:

(前缺)

1     [冬夏生]華結實[茂無有凋傷十四者四氣]

2     [調和災]疫不行天[人悅慶無有天年十五者]

後缺

LM20-1507-1086中下1LM20-1520-36-12各存2行,楷書,但欄線不太清晰,與Ot.8116r大致可綴合,內容經中西方白帝靈寶七炁天文化生黑帝炁,但與傳世本有個別異文;另外LM20-1506-0868左下和LM20-1493-38h3-05各存4行和5行,楷書,有烏絲欄,均似與可綴合的三件同一寫本。大致拼接後錄文如下:

(前缺)

1     少陰之氣化生太陰五氣[玄天主小劫申]

2     大劫酉[9]陽氣之極百六乘九[黑帝行佩此文]

3   [度甲]申大水洪[災以黑]書白繒[寸佩身]

4   [西方七寶金門皓靈]老君符命

(中缺)

1     [東方安寶華林青][始老號日蒼帝姓爓諱]

2     [開明字靈威仰頭]青精玉冠衣[九炁青羽]

3     [飛衣常駕蒼龍建]旗從神甲[官將九十]

4     [萬人其精始生上]東方青[牙九炁之天中]

(中缺)

1     [中央玉寶元靈元老號曰黃帝姓]通班諱[]

2     [氏字含樞紐頭戴黃精玉冠衣五]色飛衣

3     [駕黃龍建黃旗從神戊己官將十]二萬人其

4     [精始生上號中央元洞太帝之天]中爲鎮星

5     [下爲嵩高山上出黃氣下治地]其煙如雲

(後缺)

古靈寶經中流傳較廣的《太上洞玄靈寶無量度人上品妙經》(簡稱《度人经》)在敦煌文書中存有18件,其中P.2606完整,只是卷首微殘。作中古時期流傳最廣的古靈寶經,《度人經》在北宋時還被宋徽宗列爲众道經之首,甚至將其擴充六十一卷本通行于世。此經造作可能受佛教影響,突出“度人”的內容,但仍是強調個人的修行度人。此經在旅博中新比定出11件,分屬此經不同片段,均爲楷書,有烏絲欄,分別錄文爲如下:

LM20-1520-27-165行,見于P.260611-15行:

(前缺)

1     [遍南方無極]無量[至真大神無鞅之眾浮]

2     [空而至說經]遍西[無極無量品至真大]

3     [神無鞅之眾]空而[說經四遍北方無極]

4     [無量品至真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

5     [五遍東北無]無量[品至真大神無鞅之眾]

(後缺)

LM20-1461-11-074行,見于P.260614-17行:

(前缺)

1   [四遍北方無極無量品至真大神無鞅]

2   [浮空而至說經五遍東北無極無量]品至真

3   [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經六遍東]南無

4   [極無量品至真大神無鞅之眾浮空而]至說

後缺

LM20-1503-c1754行,見于P.260632-35行:

(前缺)

1     [授於我當此之時喜慶難言法事粗]諸天

2     [復位倏欻之間寂無遺響是時天人遇]值經

3     [法普得濟度全其本年無有中傷傾土]歸仰

4     [鹹行善心不殺不害不嫉不妬不淫不]盜不

後缺

LM20-1456-17-13LM20-1462-14-05前後可綴合成6行,但下部仍殘泐,文字内容見于P.260647-52行:

(前缺)

1     [士穢]氣未消體[未洞真召制十方威未制天]

2     政可伏禦地秖束縛[魔靈但卻死而已不能]

3     更生輕誦此章身則被[供養尊禮門戶興]

4     隆世世昌熾與善因緣[萬災不幹神明護門斯]

5     經尊妙獨步玉京[人無量爲萬道之宗巍]

6     巍大範德難可

後缺

LM20-1498-28-033行,見于P.260698-100行:

(前缺)

1     [東方無極飛天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南]

2     [方無極飛天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西方]

3     [無極飛天神王長生大]聖無量[度人北方無]

後缺

LM20-1461-26-114行,見于P.2606147-150行:

(前缺)

1     [化上清無量之奧深不可詳敷落神][]

2     [天人今日欣慶受度歷關諸天請滅]惡斬

3     [絕地根飛度五戶名列太玄魔王監]舉無

4     [天門東昇主筭西昇記名北鬥落死][昇上]

後缺

LM20-1497-37-024行,見于P.2606158-161行:

(前缺)

1     神公受命普掃不祥八威吐[毒猛馬四張天丁]

2     前駈大師仗幡擲火萬裏[流鈴八衡敢有幹]

3     []臣遏上真金鉞前戮臣[天後刑屠割鬼爽]

4     [風火無停千千]截首萬萬[剪形魔無幹犯鬼]

後缺

LM20-1508-12434見于P.2606233-236行,“民”未避諱:

前缺

----------------------------------------------------------------(紙縫)

1     [天災保鎮帝王下禳毒害以]度兆民生死受

2     [賴其福難勝故曰無量普度天]

3     [道言凡有是經能爲天地帝主兆民]是功

4     [德有災之日發心脩齋燒香誦經十過皆]

後缺

LM20-1455-03-053見于P.2606247-249

前缺

1     上九 [飛生自騫 那育鬱馥 摩羅法輪]

2     霐持無鏡 [覽姿運容 馥朗廓奕 神纓自宮]

3     利禪 [婆泥咎通 宛藪滌色 太眇之堂]

後缺

LM20-1461-09-164行,見于P.2606249-252行:

(前缺)

1     刀利禪[ 婆泥咎通 宛藪滌色 太眇之堂]

2     流羅梵萌 [蕭嵎 易邈無寂 宛首少都]

3     阿濫郁竺 華莫[ 九開自辯 阿那品首]

4     無量扶蓋 浮羅合神 [玉誕長桑 栢空度仙]

(後缺)

與度人观念有关的灵宝经还有《太上洞玄灵宝真文度人本行妙经》。該经已散佚,但《無上秘要》卷四七、《雲笈七籖》卷一〇一與一〇二及《一切道經音义妙门由起》中摘引诸多佚文,可供勘定。大谷文書Ot.3289rOt.5050rOt.5790r該经同一写本,但無法缀合。目前旅博藏袖淃4件,均爲楷書,有烏絲欄,現錄文如下:

LM20-1521-27-18+LM20-1520-29-06共存3行,見于P.3022v31-33行:

 

(前缺)

1    [出度人元始天尊以我因緣]之勳錫我太上

2     [之號封鬱悅那林昌玉臺天帝]王位登高聖

3     [治玄都玉京實由我身尊承]靈寶真文

後缺

LM20-1520-37-113行,見于P.3022v45-47行:

(前缺)

1    [即滅一退遂經]三劫中[值火劫改運元慶又]

2     [寄胎於]洪氏之[上天译呬先身好色]

3    [故轉爲女子][其先好色之願以朱陵元]

後缺

LM20-1501-23-043行,見于P.3022v61-64行:

(前缺)

1     座長[林枯桑之下衆真侍座分校倉元寶録]

2     靈寶真文[天交灌香華妓樂流精月水無]

3     鞅數種[光明洞達映朗十方是日那臺正於]

       後缺

同佛教類似,道教也用科儀戒律來規範道士的日常行爲。目前在旅博覛堜淃数种科仪戒律道經。其中LM20-1522-15-13LM20-1461-11-14均爲《太上洞玄靈寶智慧上品大戒》,分別存經文2行和3行,楷書,有烏絲欄,內容起首的“智慧上品十戒”,是中古道教規範道士行爲的重要戒律,也是灵宝经中的重要道經。此经在《道藏》中题作《太上洞真智慧上品大诫》。在敦煌文書中也有数件此经写本,而袖淃的2件殘片內容分別見于P.24618-9行和11-13行。劉屹先生曾對此經所出時間等問題有專門研究[10]。另外,LM20-1461-11-14的內容在《無上秘要》卷三五(雲出《大戒經》)、卷四八(雲出《金經》)和卷五〇(雲出《大誡經》)皆有。但該件文字與《道藏》本和敦煌本皆有差異,其中“生人間”在《道藏》本及敦煌本中皆作“生人中”,而“誡”在敦煌本中作“戒”,但在傳世本中作“誡”,從文意來看,該件文字更通順。現分別錄文如下:

LM20-1522-15-13

(前缺)

1  天尊告[上道君曰今當普宣通法

2  音開悟[生爲諸男女解災卻患請

(後缺)

LM20-1461-11-14

(前缺)

-------------------------------------------------------------------(紙縫)

1    生人間[輪聖王修齋求道皆當一心請奉十]

2     誡諦受[勿忘專心默念洞思自然勿得雜想]

3     [亂形神能如是者便當靜聽]

後缺

而新近發現的LM20-1520-36-18《太上洞玄靈寶智慧罪根上品大戒經》卷下,與《太上洞玄靈寶智慧上品大戒》相關,也是靈寶經當中重要的戒律道經。本件內容只在該卷裏多次可見,但無法確定其確切位置,其錄文如下:

(前缺)

1   ]□□□□□□□[

2     ]女人修奉智慧[

後缺

中古道教科仪,以《洞玄灵宝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比較常见。此经在敦煌文書中存有10件,部分寫本還有傳世本不存的中題。據新近比定的結果,此經在旅博藏有7件,其中LM20-1457-32-04LM20-1494-23-01在《選粹》中收錄但未定名(157203頁),都築晶子則比定出了LM20-1494-23-01[11]。其具體情況及錄文分別如下:

LM20-1457-32-047行,楷書,有乌丝欄,文字内容見于《道藏》本第23-29行,“治”、“世”未避諱;

(前缺)

1     說罪福宿[因緣善惡報應解拔苦根誡人]

2     治行身入光明遠惡[就善終歸福門其法弘]

3     普廣度天人生死蒙[惠免脫八難身超三界]

4     受慶自然世世[樂享祚無窮今以相告密]

5     遵之焉

6     上智童子[前進作禮長跪稽首上白天尊言]

7     [今所普見諸天福堂及無極世界地獄]

後缺

LM20-1490-14-035行,見于《道藏》本第32-36行,“世”未避諱:

(前缺)

1     [緣死入擭湯無復]人身[生世何緣死循劍樹]

2     [風刀往還生世]緣頭面[燎頭戴火山生]

--------------------------------------------(紙縫)

3     [世何]身無衣服鐵杖負[生世何緣身被]

4     [髡截]石無閑生世何[死受鎖械幽閉三]

5     [光生世]何緣駈馳[若極食息無寧生世何緣]

後缺

LM20-1494-23-01LM20-1462-31-09LM20-1468-23-03同一寫本,只是中部殘泐,存9行,楷書,有乌丝欄,見于P.273012-20行,大致綴合后錄文如下:

(前缺)

1     [明真科曰生世好學脩行經教吞精]咽炁恒

2     [無殆倦持齋服御弯泏自練積功]德名書

3     [上清致得屍解下仙遊行五嶽後生]人中更

4     受經法爲[人師宗轉輪道備得]仙白日

5     飛行位及[高真]

6     明真科[曰生世練真服禦神丹]五石鎮生神

7     寶五宮[功微德俠運未昇天]身受滅度而骸

8     骨芳盈億[劫不朽須神返形]便更受炁還生

9     人中智慧[聽達逆知吉凶通靈徹視役]使鬼

10   [                               ]

後缺

LM20-1490-08-123行,楷書,有乌丝欄,見于P.273028-30行:

(前缺)

1     ]受師宗命過]昇天[爲太上之賓後生人中得]

2     [爲人]尊三界所敬鬼[神所稱門戶清貴天人]

3     [所欣]此而學宗受[大經脩齋持誡廣建福]

後缺

LM20-1520-30-141行,楷書,有乌丝欄,見于P.273031行:

(前缺)

1 [田功滿]足克得神仙

(後缺)

道教戒律經典還有LM20-1468-20-02《太上洞玄靈寶智慧本願大戒上品經》,存經文6行。此经也是中古时期比較重要的道教戒律经典,在敦煌文書中存3本件文字見于P.246880-85行的十善劝戒部分,楷書,有烏絲欄。現錄文如下:

(前缺)

1     []女賢[儒不更諸苦]

2     戒曰勸[助齋靜讀經令人世世不墮地獄即]

3     昇天堂[禮見衆聖速得反形化生王家在意]

4     所欲玩服[足七祖同歡善緣悉會終始榮]

5     樂法[運至將得仙道]

6     戒曰[助衆人經學令人世世才智洞達動]

後缺

此外,LM20-1468-18-02《太上洞玄靈寶智慧定志通微經》(簡稱《定志通微經》)吐鲁番地区袖淃,殘存3行,楷書,有乌丝欄,天尊聽聞十戒後的誦言:

      (前缺)

1  [                               ]

2  [此法實玄妙,免汝九祖役。是其人不授]令人與道隔。

3  [非人而趣授,見世被考責。死墮三塗苦,萬劫悔]無益

      (後缺)

此经在敦煌文書中只有一件殘本P.5563,有武周新字。另外,有意思的是,在敦煌文書S.6454《十戒經》上有後來抄寫上去的兩句話:“此法實玄妙,免汝九祖役。是其人不受,令人與道隔。非人而取受,見世被者責。死墮三塗中,可切阻□益。”文字與《定志通微經》只是略有差異,但《十戒經》中最重要的十戒其實就是源自《定志通微經》,吳羽先生業已指出S.6454《十戒經》盟文中也有源自《定志通微經》的詞句,认爲通過勤修經戒能避免輪回之苦,是十戒在修道成仙宗教實踐中的功能[12]

《十戒經》作爲初入道者被授予的戒律,也在新近整理中發現了1LM20-1520-26-08,只殘存3行,楷書,有乌丝欄,主要劝诫與人相处的三条准则,其錄文如下:

(前缺)

1     [][則孝於親]

    2     人友言[信於交]

    3     [][則和於室]

後缺

中古时期的道經受佛教影响較大,其中《太上洞玄灵宝业报因缘经》在唐代比較流行。此经所出較晚,《道藏》收有完整十卷本,经义内容当與佛教因果业报的思想有关。此经在敦煌文書中有25件,但其中文字同傳世本差異頗大。旅博藏有7片,其中LM20-1506-0748-中左卷一,存2行,楷書,有乌丝欄,文字見于台北472148-50行;LM20-1521-25-22卷九,存2行,楷書,有烏絲欄見于S.8617-9行。另外5件皆與傳世本差異最大的卷六部分,內容“慈濟品”中太上道君勸戒普濟真人,而解說數位賢者恒行慈悲而被其授予經法修行成道的故事,而且從字迹來看,這5應爲同一寫本。其中LM20-1462-36-04LM20-1456-35-20不能直接缀合,但上下仅隔一行,楷書,有乌丝欄,文字内容見于P.238723-29頁;LM20-1450-23-01LM20-1456-29-15LM20-1467-20-03則可以直接綴合,楷書,有烏絲欄見于P.238734-45行。此外,LM20-1467-20-03《西域考古圖譜》著錄,吐峪溝出土,且有傳世本不存的品題“太上業報因緣經救護品第十五”,《選粹》收錄並比定(203頁)。這7錄文如下:

LM20-1506-0748-中左:

(前缺)

1    [見有國王列百寶座]講說大乘晝夜[絕敷]

2    [揚妙義見有國王親]率大臣來就觀[中捨施]

(後缺)

LM20-1462-36-04LM20-1456-35-20LM20-1450-23-01+LM20-1456-29-15+LM20-1467-20-03

(前缺)

1     女授與此[13]經修[行十三年金芝生庭鳳凰下]

2     侍天衣自來又六[14][年吾]遣太玄童子乘一

3     輪之車下迎昇于[]天中爲玉圖先生又

4     清淨王夫人常行布施慈[15]濟衆生一[百年]

5     中吾上元[][神真經度爲女冠得]

6   []六年吾遣[化童子吐火鍊形反其童顏]

(中缺)

1     授與[此經奉行七年勤苦]加十七年中

2     生蓮花一莖[16]千葉[17]于丈一一[18]葉間皆有

3     經文及寶函寶韞[19]名香仙藥玉童玉女捧接

4     飛行遍滿左右奇妙難思王子精誠心轉堅

5     固四十年吾子度爲道士授與昇

6     玄妙經晝夜勤修七百年中吾遣[20][天使者]

7     以八鳳之輿下迎爲九天仙人如斯等[21][]

8     沙之數不可得言汝等男女但能廣行[]

9     念度[22]衆生無大無小我悉知之汝輩男女但

10   有始無終或不能勤苦暫時還退功行未徹

11   子宜勤之子宜勤之[23]

12   太上業報因緣經救護品第十五[24]

(後缺)

LM20-1521-25-22

(前缺)

1     []天女已七千[歲王子期者斷穀不食獨生]

2     [空山]不修[六十年化爲青石後三十年]

後缺

參考佛經而作的道經,還有LM20-1454-29-10《太上洞玄靈寶三元玉京玄都大獻經》。此經一般被认爲是道教三元齋的經典來源。唐玄嶷《甄正論》稱“道士劉無待造,以擬盂蘭盆”,呂鵬志則指出此經可能是參考了《佛說盂蘭盆經》和《三元品戒經》而創立的儀式[25]。該經在今《道藏》中爲注释本,敦煌文書只有S.3061,首殘尾全,與传世本文字略有差异。而LM20-1454-29-10殘存6行,楷書,有烏絲欄,最後兩行則見于S.3061前兩行,可做對勘,錄文如下:

       (前缺)

1  [牽五]爛壞[頭面燋燎鑊湯煮漬萬痛切]

2  金槌亂考[26][渴飲火精[27]]

3  曳三塗八難[28][道君稽首上白天尊]

4  未審此輩罪[人生世之日行何罪業作何因]

5  緣受斯楚毒[29][伏願天尊賜垂訓勵告所未聞]

6  [30]開悟仰[受聖恩]

   後缺

洞淵部的經典主要《洞渊神咒经》。此经出于东晋末,是一部集中体现江南地方性鬼神信仰,但更系统经教化的道經,也是南北朝隋唐时期流传較广的道經。唐前期編十卷,而唐末則被續二十卷,《道藏》本亦二十卷。敦煌已發現該寫本30余件,基本十卷本(也曾发现卷二十的唐末写本),與《道藏》本有較大文字出入。旅博藏有3件,其中LM20-1493-14-05殘存4行,楷書,有乌丝欄,卷三寫本,敦煌本尚未發現,文字相當于《道藏》本卷三第160-164行,文字略有差異。錄文如下;

      (前缺)

1    []三洞[之人不令疾病也若人]

2    [31]忿怒[32]法師[辱欺打圖謀殺害者此人]

3    []亡滅[33]七劫[無形託風倚雨依塵附草令萬劫]

4    []復人等護[助此三洞法師若有不信吾言者]

      後缺

另外,LM20-1470-22-01+LM20-1497-06-03同大谷文書Ot.8104r可以直接綴合,存23行,楷書,有乌丝欄,《洞淵神咒經》卷六寫本,其中有武周新字“圀”,吐峪溝出土,文字同于敦煌本S.93069-91行,與《道藏》本出入颇多。《選粹》已收錄並比定出LM20-1470-22-01208頁),都築晶子也曾將LM20-1470-22-01Ot.8104r作過拼接[34]。另外,趙和平曾怀疑Ot.8104r可能與P.3233P.2444長安宮廷官監寫本[35],王卡則認此件與S.930筆迹近似[36]。現錄文如下,画横线部分爲新拼接的LM20-1497-06-03

(前缺)

1   道言復有廿萬赤索鬼鬼[王自首領卅九萬]

2     汝鬼春來取男子秋若取女[子冬便取小口]

3     夏來取老公晝日在水中[來伺人家或取]

4     六畜牛馬行其火毒令人[貧窮疾病病不]

5     可治日日來取人自今以[汝速馳走若今]

6     不去者汝各各頭破作十二[分鬼王被誅也]

7     道言中國甲子之旬有白下[鬼三萬頭鬼王]

8     名赤都遊逸天下行七十八[病病不可治也]

9     令人狂走妄語下痢臃腫下[血出而]

10   死炁息不定烏鵲遶人宅中此[則鬼也亦令]

11   下國主大臣暴死死不以理[男女多重病]

12   今以去汝等鬼王攝汝鬼[兵不去者汝死]

13   頭破作卌八分矣。

14   言甲戌之年有赤壁鬼鬼[身長八千丈卌]

15   九萬億人爲一群化爲大魚長[七丈二尺]

16   三寸者化爲飛烏百萬而飛行[天下行卒死]

17   炁令天下兵起犯人刑口[舌妄來門門]

-------------------------------------------(紙縫)

18   病痛此鬼等所爲鬼王怨珠急[汝下兵自]

19   今以後斥走萬裏若不去者汝[頭破作三]

20   千分矣

21   言甲午之旬年中圀有黃[鬼鬼王名赤]

22   []馳則赤烏九千萬人入[人宅中取人]

23   [小口]老人[行萬種病病炁重多土公雲中自]

(後缺)

隋唐时期,重玄思想較流行。《老子》中“玄而又玄”理論被不斷闡發,由此造作出一批新的道教經典。其中《太上洞玄靈寶升玄內教經》(簡稱《升玄內教經》)多被傳抄。此經原十卷,《道藏》僅存卷七注疏本。敦煌文書中则保存了此经28件寫本,萬毅對各寫本卷數問題已有考證,基本已將此經複原[37]。旅博藏有確定的11件此經殘片,均楷書,有乌丝欄,都築晶子已將其中5件的LM20-1499-19-04LM20-1465-02-03LM20-1498-36-02LM20-1498-32-05LM20-1498-32-04Ot.4395r做過綴合,綴合後的內容該經卷九中的無極九誡[38]。另有5LM20-1468-33-01aLM20-1509-1569左二中、LM20-1463-25-03LM20-1508-1274LM20-1498-37-04都築晶子綴合的數件同一寫經,也均屬卷九“無極九誡”的內容,但有些無法直接綴合。將其全部綴合後錄文如下:

(前缺)

1     物拾貴[取施執持兵器興用非法不知動入]

2     罪網不能[自覺手過之罪罪之莫大不自手]

3     犯不得教令於人攝意持[戒終身奉行是吾]

4     太太上上太一第四誡也

5     第五誡曰目不得視非道[非法非義榮華容]

6   [飾淫視女色]照曜盈目[貪欲洋溢琦麗珍寶]

7   [淫邪妖孽不正之色目爲心候主收百凶來致]

8   []毒罪舋臻[集一皆目致心目口手致殃禍]

9   []動爲禍端[收罪之首心目口手致罪之府]

(中缺)

1     []

2     第六誡曰耳不得[五樂淫聲妖孽辭]

3     正亡國妖偽之樂無有厭足不知動[入罪網]

4     不能自覺[]之罪罪亦復大不自耳犯不

5   []教令於[人攝意持誡終身奉行是吾太太]

6     上太一第[六誡]

7     第七誡曰鼻不得貪香惡臭妄察善惡[]

8     動入罪網不[能自覺鼻過之罪罪亦爲次不]

9     自鼻犯不得教令[於人攝意持誡終身奉行]

10   是吾太太上上[一第七誡也]

11   第八誡曰足不得[妄蹈非義不踐非法不涉惡]

12  [履非妖淫境界不][動入罪]網不[能自覺足]

13  [過之罪罪亦爲次]自足犯不得教令[]

14  [攝意持誡終身奉行是]太太上上太一[]

15  [誡也]

16  [第九誡曰身不得放情]任意強[興神器功非其]

17  [敵精散神消三炁亡]放情縱恣無有[]

18  [不知]入罪岡傾宗滅族不能自覺如斯

19  [罪罪之]莫大不自身犯不得[令於人攝意]

20  [持誡]終身奉行是吾太上太上太一第九[]

(後缺)

此外,LM20-1458-20-12也是該經卷九的無極九誡,存7行,看不清栏线,抄写有第四、五诫,但此件有明显烧过痕迹,與上面缀合并非同一写本,现錄文如下:

(前缺)

1    [犯不得教令於人攝意持][終身奉行]

2    [是吾太上太一第四]

3    [第五誡曰目不得視]非道非[法非義榮華容]

4    [飾淫視女色照曜][欲洋溢琦麗珍寶]

5    [淫邪妖孽不正之]目爲心[候主收百凶來致]

6    [禍毒罪舋臻集一]目致心[口手致殃禍]

7    [主動爲禍端收罪之首]目口手[罪之府]

後缺

最後,還有一件LM20-1460-25-01殘存3行,楷書,有乌丝欄,文字見于P.2466《大道通玄要》摘引的該經卷一。同時,LM20-1460-25-01與此前未定名的Ot.4410r字迹極相似,且Ot.4410r3見于《大道通玄要》摘引該經卷一的第1行,故LM20-1460-25-01Ot.4410r同一寫經。另外,中村不折所藏4件吐魯番道經SH.174-3-6 + SH.174-3-4 + SH.174-3-3 + SH.174-3-5該經卷一,且內容銜接在LM20-1460-25-01之後,字迹也有一定相似,但暫時無法肯定兩者是否同一写本。現錄文如下:

(前缺)

1   [二當於真於]是堅[信不轉]

2   []建志誓必得道

3   奉戒防身口意惡

後缺

重玄思想的傳播,除《升玄內教經》之外,更流行的是《太玄真一本際經》(簡稱《本際經》)。此經據唐玄嶷《甄正論》所稱,系隋道士劉進喜造《本際經》五卷,唐李仲卿續成十卷,所以是我們了解隋唐道士對于重玄思想闡發認識的珍貴材料。而且此經在唐代有著十分重要的地位,唐玄宗曾頒布敕令,“令天下諸觀自來年正月一日,至年終己未,常轉《本際經》”[39]。可惜原书约于元代缺佚,传世本僅存卷二《付嘱品》和同卷二但单行流传的《元始洞真决疑经》。敦煌文書中存《本際經》唐写本一百余件,万毅曾做过复原及解說[40],葉貴良也有輯校成果[41],目前除卷八外,十卷本系統的《本際經》基本已複原。旅博藏有7件,均楷書,有乌丝欄,LM20-1465-20-07LM20-1468-33-02均爲卷一,文字內容有重疊,分別存經文4行和3行,見于P.337159-62行和59-61行;LM20-1452-04-23LM20-1464-33-04LM20-1456-01-03均爲卷二,分別存經文4行、5行和3行,見于P.23936-9行、第8-12行和倒數第7-9行,其中前兩件文字內容有重疊;LM20-1460-37-14存首題及1行正文,正文見于P.2795此經卷三的第1行,但首題略有不同,估計該經五卷本系統寫經[42]LM20-1452-05-17卷四,經文存2行,見于P.2470216-217行。就這7件而言,因有文字內容重複的情況出現,所以可以確認至少有兩個及以上的不同抄本。其錄文分別如下:

LM20-1465-20-07

(前缺)

1    [無有還期]受報幽牢[]閉重?晝夜拷掠[]

2    [覩三光]抱銅柱形體燋傷或上刀山痛

3    [難忍]冥長夜萬劫無出縱得[生還爲六]

4    [畜非人之類永失][道汝等四衆廣加開化]

(後缺)

LM20-1468-33-02

(前缺)

1    [無有還][]報幽[牢緘閉重?晝夜拷掠不]

2    睹三光或抱銅柱[體燋傷或上刀山痛毒]

3    難忍冥冥長[][出縱得受生還爲六]

(後缺)

LM20-1452-04-23

(前缺)

1    [微妙光明遍照十方一切國][光中演出種]

2    [種異音各隨風俗聞]皆解宣說[諸法悉是]

3    [無常苦惱穢惡無自]在者須臾變[猶如夢]

4    [幻汝等鹹應生厭離]雖復天仙壽億[萬劫]

後缺

LM20-1464-33-04,“世”未避諱:

(前缺)

1    [無常苦惱穢惡無自在者須央][]猶如[]

2    [幻汝等鹹應生厭離想雖復]神仙[43]壽億萬

3    [終必死壞三清眾聖念念無]是故世間無

4    [可保者吾今所以爲汝等故]權應現身[]

5    [汝等並得開度諸未度者爲]後世緣[]

(後缺)

LM20-1456-01-03

(前缺)

1    [斷絕]倒想戀著心    消除諸見滅[耶取]

2    [太上道]君告四座曰汝等當知一切[諸法皆]

3    [空寂相]生死道場[性無]差別[不應妄生去來]

(後缺)

LM20-1460-37-14

   (前缺)

1  [太玄真一本際經]聖行品第四[44]

2  [三天大]師正一[真人張道陵時遊繁陽大]

   (後缺)

LM20-1452-05-17

(前缺)

1     清虛了無[知有非有安位中道正觀之]

2     [半處於自然道業日新念念增益]

後缺

隋唐之際造作并且與《本際經》内容相似的道教经典还有《無上内秘真藏经》。此经十卷皆存于《道藏》,而敦煌文書中仅俄藏Дx.2774A存其卷題“真藏經卷第一”,另P.2467《諸經要略妙義》有此經八卷節本。旅博藏有1LM20-1491-02-04,殘存5行,楷書,有乌丝欄,經卷一寫本。對照節本及传世本,此件應全本殘片。其錄文如下:

      (前缺)

1    是時大[衆聞深法已悉會道真皆得解脫得]

2    解脫已[得道心得道意得道眼得道聲得道]

3    香得道[味一切悉通達]

4    復次仙靈童[子從座而起伏地閉目上白天]

5    尊一切諸法皆[具十二種印唯願大慈開演]

      後缺

此外,都築晶子曾依據《道藏》將LM20-1464-21-13比定《太上靈寶諸天內音自然玉字》[45]。此件殘存经文見于《道藏》本卷四,但此经在唐代應上下二卷本,故本件當此經卷下的內容。只是本件畢竟殘片,暂时無法遽然断定,这是否就是原经写本或道教类书的摘引。同时,在敦煌道經中存两件此经的同一写本Дx.5913P.2431),内容对應《道藏》本卷二,也應唐時期此經卷上的內容。

 

除了以上已經辨認出的道經以外,還有幾片未能比定的殘片,分別介紹如下。

LM20-1452-09-03殘存6行,楷書,有烏絲欄:

前缺

1    ]□□□[

2    ]

3    ]經雲[

4      ]大劫運[

5    ]天神[

6      ][

後缺

3行作“經”,疑此件道教類書。

LM20-1458-14-154楷書有烏絲欄

前缺

1     ]一二月爲[

2     ]政威神光明勝[

3    ]陽事亦如人[

4      ]魔天[

後缺

3行有陰陽事”,應與道教信仰有关。

LM20-1458-24-04殘存4楷書有烏絲欄

前缺

1     [

2   天中其婦[

3   乏救?天人[

4   受書今[

後缺

3行出現天人”,道經的殘文

LM20-1461-21-10殘存3楷書無栏线《選粹》已收錄但未定名203):

(前缺)

1    ]五億諸天三清上境[

2    ]開曉等一光明融w聺[

3    ]對地獄寧閑奇[

後缺

其中可辨識出三清上境地獄等語故而也應是與道教相关的经典。

LM20-1464-25-18殘存3楷書有烏絲欄應属于某经的偈语部分

(前缺)

1    ]無量言  [

2    ]次説手神  [

3    ]上天尊  [

(後缺)

LM20-1466-04-085楷書,有烏絲欄

(前缺)

1             ]□□萬七千人即是[

2    ]見自宿命此經功德不可[

3    ]有邊際説不可盡[

4    ]仙童玉女將諸眷屬十[

5    ]令諸魔異道不得其[

後缺

其中有此經功德仙童玉女諸魔異道等語故也應道教經典。

LM20-1466-09-066楷書無栏线

(前缺)

1              ]貪負寶負無

--------------------------------紙縫

2          ]是以真人高録重契

3      ]所誤而況於凡夫是

4            ]來生錬其真文圖

5           ]面分布三部流[

6             ]□□[

後缺

其中有負寶真人真文圖等語故也應該是道經的殘文。

LM20-1494-09-05殘存4楷書有烏絲欄

前缺

1  ]□□[

2  ]衣一不祥早起瞋

3   ]祥夫妻晝合

4      ]□□

後缺

殘文與梁陶弘景撰《養性延命録》卷上雜誡忌禳害祈善篇論述六不祥七癡內容相同但文字有些许差异。此外,孙思邈《千金翼方》卷一二和《医心方》卷二七引《养生经》也有相同内容。综上,本殘片疑《养性延命録》的早期写本,或與此相关的論述道教养生的经典。

LM20-1501-08-01殘存2行,楷書,有烏絲欄

(前缺)

1     □□[

2     空白日[

        後缺

2行“乘空白日”,見于《太上洞玄靈寶智慧罪根上品大戒經》卷下和《洞玄灵宝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但第1行辨识不清,無法判断到底是哪部道經。

LM20-1506-0766上右殘存4行,楷書,無栏线

(前缺)

1    ]□□[

2    ]脫受諸[

3    ]除九幽釋散[

4    ]一切天人我[

後缺

其中“九幽釋散”見于杜光庭《太上黃齋儀》卷五八“忏禳疾病方忏”,所以此件可能唐時期的黃録齋儀。

LM20-1520-37-02殘存4行,楷書,有烏絲欄:

(前缺)

1   ][

2   ]論天地[

3     ]危長短[

4       ][

後缺

其中出现论及天地的词语,但無法找到确切道經依据,只能暂时归入失题道經殘片。

 

附論:

本文依據榮新江先生舊文,將德藏MIK III 7484r《度人经》视爲吐鲁番出土道經,但后来荣新江先生自陈瑞翾先生处得知此件道經應爲焉耆Shorchuk出土,筆者也承蒙榮新江先生告知最新信息,故于此說明。在此也一並對二位先生表示感謝。

 

本文原刊于《敦煌吐魯番研究》第17卷,2017年,189-213頁。    



*本文系旅順博物館、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合作项目“旅順博物館藏新疆出土汉文文書整理與研究”[即“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北京大學中國古代史研究中心重大項目(項目編號16JJD770006)成果”]成果之一。論文寫作過程中獲同項目諸位老師和學長的多方幫助,並得到劉屹教授的教示,以及榮新江教授提供的最新材料,在此一並表示誠摯感謝。

[1] 陈国灿、刘安志主編《吐鲁番文書总目(日本收藏卷)》,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年;荣新江主編《吐鲁番文書总目(欧美收藏卷)》,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年;包晓悦《日本书道博物馆藏吐鲁番文獻目錄》(上、中、下),分見《吐魯番學研究》2015年第2期、2016年第1期、2017年第1期。

[2] 大渊忍尔《敦煌道經·目編》,東京:福武書店,1978年;王卡《敦煌道教文獻研究:综述·目·索引》,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4年。

[3] 榮新江《唐代的西州道教》,《敦煌吐魯番研究》第4卷,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年,127-144頁;雷闻《国家宫观网络中的西州道教——唐代西州道教補說》,朱玉麒主編《西域文史》第2輯,北京:科學出版社,2007年,117-127頁。

[4] 郜同麟《敦煌吐鲁番道經殘卷拾遗》,《敦煌学辑刊》2016年第1期,34-50頁。

[5] 旅順博物館龍谷大學旅順博物館藏新疆出土汉文佛经選粹》,京都:法藏館,2006年(以下簡稱選粹》,且只在正文中出頁码);都築晶子等《大谷文書比較研究:旅順博物館藏トルファン出土文書を中心に》,《龍谷大學佛教文化研究所紀要》第49集,2010年,6879頁。

[6] 参趙洋《唐代西州道經的流布》,《中华文史论丛》2017年第3期,163-192頁。

[7] 與《老子道德經》相关的殘片已有细致整理,本文不再赘述,参见游自勇《吐鲁番所出<老子道德經>及其相關寫本》,《中華文史論叢》2017年第3期,139-161頁。

[8] 都築晶子等《大谷文書の比較研究:旅順博物館藏トルファン出土文書を中心に》,72頁。

[9] “酉”,《道藏》本作“子”。异文的讨论與研究,参趙洋《唐代西州道經的流布》,168-171頁。

[10] 劉屹《古靈寶經“未出一卷”研究》,《中華文史論叢》2010年第4期,93-101頁。

[11] 都築晶子等《大谷文書の比較研究:旅順博物館藏トルファン出土文書を中心に》,79頁。

[12] 吴羽《敦煌文書中所见道教<十戒經>傳授盟文及儀式考略:以P.2347敦煌文書》,《敦煌研究》2007年第1期,76頁。

[13] “此”,《道藏》本作“真”。

[14] “六十”,《道藏》本作“十七”。

[15] “慈”,《道藏》本作“普”

[16] “莖”,《道藏》本作“具”。

[17] “葉”,《道藏》本無。

[18] “一一”,《道藏》本作“二”。

[19] “韞”,《道藏》本作“蘊”。

[20] “修七百年中吾遣禮”,《道藏》本作“苦”。

[21] “以八鳳之輿下迎爲九天仙人如斯等輩”,《道藏》作“倍”。

[22] “念度”,《道藏》本作“濟度一切”。

[23] “子宜勤之”,《道藏》本無。

[24] “太上業報因緣經救護品第十五”,《道藏》本作“救苦品第十五”。

[25] 呂鵬志《靈寶三元齋和道教中元節:<太上洞玄靈寶三元品戒經>考論》,《文史》2013年第1期,164-171頁。

[26] “考”,《道藏》本作“拷”。

[27] 王卡在《中华道藏》有注雲:“案‘萬劫’以下至此数十字,原本作注文。核诸前后文义,当作经文爲是。今改作经文。”然核对本件殘片行数,應当还是注文是。

[28] “八難”,《道藏》本作“五苦”。

[29] “毒”,《道藏》本作“痛”。

[30] “箽圽”,《道藏》本作“如蒙”。

[31] “其”,《道藏》本無。

[32] “此”,《道藏》本無。

[33] “滅”,《道藏》本作“滅門”。

[34] 都築晶子等《大谷文書の比較研究:旅順博物館藏トルファン出土文書を中心に》,77

[35] 趙和平《武则天已逝父母寫經發願文及相關敦煌寫卷綜合研究》,《敦煌學輯刊》2006年第3期,19-20頁。

[36] 王卡《敦煌道教文獻研究:综述·目錄·索引》,145頁。

[37] 万毅《敦煌本升玄内教经试探》,荣新江主編《唐研究》第1卷,1995年,北京大學出版社,71-73頁。此外,刘屹先生也有一系列论文讨论《升玄内教经》的卷次及内容等问题,均已收入其文集《经典與历史:敦煌道經研究论集》,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年,117-213頁。其中刘屹先生提出《升玄内教经》卷七注疏本中“理贯重玄,义該双遣”唐初重玄思想流行的背景下所做的注解,而十卷本《升玄內教經》本身並沒有明顯的重玄意味,《本際經》才是徹底的重玄思想作品(186-213頁)。

[38] 都築晶子等《大谷文書の比較研究:旅順博物館藏トルファン出土文書を中心に》,75-77頁。

[39] 《本際經》的傳播研究,可參姜伯勤《<本際經>與敦煌道教》,《敦煌研究》1994年第3期初刊,此據《敦煌艺术宗教與禮乐文明》,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6年,225-252頁。

[40] 万毅《敦煌道教文獻<本際經>錄文及解說》,陈鼓應主編《道家文化研究》第13輯,上海:三联书店,1998年,367-484頁。

[41] 葉貴良《敦煌本<太玄真一本際經>輯校》,成都:巴蜀書社,2010年。

[42] 异文的讨论與研究,参趙洋《唐代西州道經的流布》,171-175頁。

[43] “神仙”,LM20-1456-01-03和敦煌本中均作“天仙”,《道藏》本作“神仙”。

[44] “第四”,敦煌本殘存該卷首题均作“第三”。

[45] 都築晶子等《大谷文書の比較研究:旅順博物館藏トルファン出土文書を中心に》,7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