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當前所處位置:首頁>>綜合呈現>>文獻
選擇文字大小[大] [中] [小]

《宋代登科總錄》與創新的宋代精英數據庫

发布日期:2020-10-09 原文刊于:“浙大社科学报”微信公众号
龔延明

如果將宋代科舉史研究比作一座大樓的話,那麽,《宋代登科總錄》就是這座大樓的堅實地基。清光緒三十一年(1905)八月,清廷頒布上谕:“推廣學堂必先停科舉”,已行之一千三百年之久的科舉遂廢罷。科舉制廢除後一百多年以來,海內外研究科舉制論著層出不窮,然而迄今爲止,沒有編撰過一部斷代《宋代登科總錄》,即至今未能提供一份比較完整的宋代登科名錄及登科人的生平資料,也就是說,連宋代有多少人登科的“家底”都未摸清。《宋代登科總錄》的出版爲科舉史研究提供了最基礎的數據和資料,有了它,就爲宋朝三百多年118榜登科人建立了檔案庫,具有填補空白的學術意義。

近年出版的《宋代登科总录》(14册,以下简称《总录》),收录了宋代登科者41 040人,总字数1 080万字。这个数字是什么概念呢?台湾大学王德毅等集体编撰的《宋人传记资料索引》有6册,所收录宋人为22 000人,是宋代人物资料之集大成者,然其中所收录宋代登科人仅6 000余人,为《总录》所收登科人的七分之一。可以说,本项目所收录的两宋登科人数是目前最多的。又如,目前已出版的中国人名大辞典中所收人物最多的是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共54 500人。而《总录》仅一个朝代所收进士名录就达 41 040 人!可以说,这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宋代精英人物数据库。本课题组用了十多年时间和精力构建了这个宋代四万多进士的档案库,可谓盛世修史的一项硕果。《总录》具有以下重要意义:

 

(一)是宋代精英多元信息庫,爲多視角研究宋代與宋代社會提供了寶貴的大數據

這四萬多的進士每個都是經過奮力拼搏登上龍門的社會精英,在中國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各個領域扮演了重要角色。要了解和研究宋代政治史、思想史、軍事史、教育史、文學史、社會史,他們都是繞不過去的人物。而《宋代登科總錄》所收四萬余登科人,每人都立一小傳,每一小傳都有多元信息,如字號、籍貫、三代有無仕宦、登第年、初授官、曆官、最高官或最終官、谥號等,並有書證。這無異于爲他們建立了可供檢索的檔案。

《宋代登科總錄》儲存的多元進士信息的大規模數據,使得有關宋代官僚隊伍來源的開放性與流動性、進士的地理分布、科舉與地域經濟、科舉與家族的興衰、科舉與地方文化教育等的多視角研究得以鋪開,生發出不同課題。

 

(二)顯示出宋代科舉對東亞儒學文化圈形成的積極推動

科举制源于中国,影响至海外,特别是东亚的日本、朝鲜和越南。日本早在公元7—8世纪即仿行中国的科举制度。日本《登科记》云:“神龟五年(725)戊辰,始行进士试。”朝鲜是海外实行科举制时间最长的国家,从 958 年起至 1894 年止,实行了 936 年。宋代科举还吸引高丽王朝的士人赴中国就学、应举。从《总录》进士大数据库中检索出高丽来华应宋代进士举及第的有:金行成,太平兴国二年(977)登第;康戬,太平兴国五年(980)登进士第;崔罕,淳化三年(992)以宾贡登进士第;金成积,一名成绩,咸平元年(998)入宋应举,登科第;康抚民,宾贡进士,景祐元年(1034)诏试舍人院,诗、论及格,特赐同进士出身,附进士榜第五甲。其中,金行成、康戬是在太宗朝入宋国子监就读的,其后登进士第并在宋为官;金成积、康抚民等则在真宗、仁宗朝相继入宋登第、为官。

徽宗政和五年(1115),高麗遣五人入宋赴太學;七年(1117),有金端、權適、權迪、趙奭、甄惟氐五人上舍及第、釋褐入仕,其資曆與進士同,授予權適爲承事郎,趙奭、金端並文林郎,甄惟氐從事郎。自宋太宗朝到徽宗朝,終北宋之世,高麗賓貢進士不絕,一方面說明宋代科舉對東亞影響之大;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正是通過科舉搭橋,中國儒學文化得以向東亞輻射。

此外,還有一些宋朝登進士第的士人赴高麗後得到高麗王朝重視,召入朝廷爲官,授秘書省校書郎:如陳渭,宋進士,曾任高麗國校書郎;張廷,宋進士,仕于高麗王朝,爲秘書校書郎;盧寅,宋進士,入仕高麗王朝,爲秘書省校書郎。還有更爲特殊的,比如王彬,原爲宋朝光州固始縣人,徙居福州長樂縣,又舉家浮海奔新羅,以高麗賓貢入宋朝太學。

以上是《總錄》提供的研究古代東亞文化交流的部分珍貴史料,顯示了宋與高麗因科舉而進一步加強了人才交流,有力地證明了宋代科舉制對東亞文化圈的形成具有直接影響。

 

(三)爲查閱宋代精英人物提供了便捷檢索

《总录》包含四万一千多名进士,书后附有人名笔画索引,以便检索。与纸质出版物同步进行,本课题组已完成可供上网检索的《总录》电子版数据库,读者查检进士名录更为便捷。电子版数据可满足下面两个需求,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其一,能为地方开发历史文化资源。如要了解要某省、市、县在宋代出过多少进士,有无出过状元,只要一点“籍贯”,就全部呈现。如今全国各地兴起修新方志热,急需一份准确的本省、市、县进士名录及其生平资料,《总录》电子版数据库正好急其所急,供其所需。其二,研究宋代科举史、政治史、文学史、教育史、地方史等或文獻整理时,如需要查检宋代某个人物是否进士出身,除可以从《总录》所附索引中查到之外,也可在电子版数据库中查检。《总录》电子版数据库的开发具有与时俱进的创新意义。

總之,本課題組曆經近二十年“磨”出來的《宋代登科總錄》,是一份承繼了浙大傳統優良學風的實證研究成果,但它同時又是一個前人未曾做過的、具有學術創新價值的宋代四萬多精英的檔案庫,爲文史研究提供了極大的便利。衷心期待《總錄》能爲深入推進宋代科舉與宋代社會研究助上一臂之力。

 

作者龔延明,男,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浙江大学宋学研究中心教授,主要从事宋史、科举制、职官制度研究。本文载于《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1期。